山东被埋男婴获救后转由福利院代养 将如何追责?

未命名 2019年11月03日 19:02:27 阅读:78 评论:0

(原标题:山东被埋男婴获救后转由福利院临时代养�����,之后又将何去何从����?)����。

山东村民焦兴录没想到�������,两个多月前的一次救助�������,会引起如此大的关注����。他感慨:“我和这个孩子有缘分����。”����。

8月21日上午���,家住济南市莱芜区的焦兴录和一位回村探亲的军人上山采蘑菇���,在莱芜与新泰交界的山坡上���,听到地里传出的声音���,循声扒开草和土���,有一个被石板盖住的纸箱���,纸箱里有一名被褥包裹着的� �、睁着眼的男婴������。随后���,多位村民赶来救治������。男婴被送到济南第二妇幼保健院������。

10月30日�����,山东省民政厅方面表示�����,这名男婴由泰安市儿童福利院临时代养�������。

10月20日�� ���,男婴的爷爷�����、新泰市羊流镇民政办主任刘某增投案自首�� ��。10月25日�� ���,警方宣布刘某增被刑拘�� ��。

迄今������,警方未给出调查结果������,而此事仍有诸多疑点���。

一 男婴被埋时状态如何���� ?�����。

这名男婴出生于8月13日����。

按照刘某增投案时的说法����,男婴出生后完全靠呼吸机呼吸����,肺部严重感染����,不会呼吸����,第二天就死亡了����,死后就把他埋了����。

但是����� ,这与男婴出生的泰安市妇幼保健院的说法不吻合����。院方表示����� ,男婴是早产儿����� ,出生后于8月13日下午转入新生儿科����� ,当时体重为2050克����。转入新生儿科44小时后(即8月15日中午左右)����� ,家属提出出院要求����。男婴离开医院时是活的����� ,身体指标都良好����。院方亦表示����� ,当时医院极力挽留����� ,但家属坚持要出院����。

从男婴家属提出出院������,到男婴被发现������,中间时隔6天� �。他被埋时状态如何目前仍未知� �。

▲男婴在医院被救护�����。新京报“我们视频”截 #writer摄

二 家长是否8月已知道男婴获救�����?��� ��。

男婴被救于8月21日�������。10月17日������,此事首次见诸媒体�������。多家媒体于10月18日开始跟进报道�������。10月20日������,刘某增投案�������。

焦兴录称����,发现男婴9天后����,8月30日����,他曾向刘某增的工作单位羊流镇民政办反映捡到男婴的情况����,民政办给了他民政办主任的手机号码���。

新京报记者比对发现�������,刘某增的手机号码与该号码一致�����。

焦兴录回忆������,当时他向对方了解男婴目前情况������,对方回应������,派出所正在处理������。通话记录显示������,通话时间系8月30日上午8时47分������,通话时长5分28秒������。

三 男婴后续由谁抚养������?�����。

10月24日14时许��,参与发现并救治男婴的村医周尚红结清5万元医疗费��,把男婴从济南第二妇幼保健院接走��� ��。男婴住院期间一直未见家人探视��� ��。

10月30日����,山东省民政厅方面表示����,这名男婴由泰安市儿童福利院临时代养����。目前男婴由福利院带去医院进行检查治疗����。对于男婴将在福利院呆多久����,民政厅方面表示����,得看后续调查情况����。

有村民怀疑周尚红出于想领养男孩的目的救助孩子������。周尚红回应�����,这件事情她首先关注的是把孩子救活�����,由谁抚养是后续的问题�����,现在孩子救活��� ��、脱离危险了�����,抚养问题听政府安排�����,她决定不了������。

就周尚红是否具备领养条件�����,新泰市民政局社会事务科一工作人员10月29日称�����,收养社会弃婴�����,要求申请人无子女��� �。

就男婴的抚养问题��,上海京衡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学平在新京报刊文分析��,作为过渡��,由福利院临时代养是比较合适的�����。跳开该案看��,孩子确实适合在父母抚养下长大��,但这未必适用个别情形——亲生的��,未必就是最合适的�����。按我国现有法律规定��,只要查实男婴的父母或祖父母存在严重损害其身心健康的行为��,民政部门������、村民委员会以及未成年人保护组织��,都完全有权申请法院撤销男婴父母的监护人资格��,并为其申请指定更为合适的监护人�����。若是其父母只是无心之过��,并没有主观弃婴意图��,也不妨告知公众�����。

▲10月27日����,民政部门到周尚红家慰问����。受访者供 #writer摄

四 此事如何追责 ����?� ���。

刘某增在10月20日投案自首����,时隔五天����,新泰市公安局25日通报����,刘某增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案件迄今仍在调查中������。

10月24日������,民政部新闻发言人�����、办公厅主任张卫星表态������,民政部已第一时间责成山东省民政厅立即核查此事������,同时������,将进一步关注事件进展:“不管是谁������,违反未成年人保护相关法律法规������,都将会受到法律惩处�����。”�����。

律师殷清利分析�������,此案中�������,刘某增的行为是否构成犯罪�������,是构成遗弃罪还是故意杀人罪�������,这是本案的一个重点���。在医院没有出具死亡证明的情况之下�������,男婴爷爷有基本的判定义务判定孩子是否死亡���。男婴父母有可能也会涉嫌遗弃或其他的罪名�������,这要根据案子的具体情况来进行界定���。

邓学平分析����,事实究竟如何����,仍有待当地警方调查和认定����。当地警方的调查结论不仅关乎有关人员的责任追究����,而且关乎这名男婴的后续安排和命运轨迹����。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