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第五任特首将上任:他是谁?能给澳门带来什么?

未命名 2019年11月18日 07:00:02 阅读:11 评论:0

(原标题: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贺一诚:一国两制 澳门要做好国家统一大业的样板)。

2019年8月25日,贺一诚以392票当选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得票率高达98%。

2019年9月4日,国务院任命贺一诚为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

2019年12月20日,贺一诚将履新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

贺一诚是谁?站在澳门回归20周年的时间节点,他能给澳门带来什么?。

“一国两制”的“一国”是前提 不是挂一面国旗就是“一国”。

2019年9月1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获得中央政府任命后的贺一诚,习近平肯定了“一国两制”在澳门的成功实践并表示,事实证明“一国两制”是完全行得通、办得到、得人心的。而关于如何践行“一国两制”,贺一诚曾在他的参选政纲中表示,澳门20年的发展彰显了“一国两制”的科学性和巨大生命力,一定要先奠定好“一国”的概念。“一国”是前提,不能不讲“一国”,只讲“两制”。

贺一诚:香港出了点问题,台湾拿香港做文章,但是我们澳门还是走得好的。“一国两制”制度上面是没问题的,是能够走得远的,做得好的。澳门要做好祖国统一大业的样板。

对于“一国”,贺一诚还说,不是挂一面国旗就叫“一国”。不仅港澳台地区的人需要加强认识,内地的有关人员也应该有更好的理解。在一些产业政策上,不要把澳门当做海外,动不动就以“保护内地产业”为理由对澳门封锁,希望给澳门经济多元化提供更多的机会。

香港的“台风”终将过去 澳门民众自觉不能乱。

贺一诚把临近的香港问题看成是“一场台风”。他说,台风虽大,但终有一天会过去。刚开始,他以为香港问题的副作用会延伸到澳门,但几个月之后,香港的局面反而对澳门是一种警示。

贺一诚:我在竞选过程之中,很多老百姓碰到我都讲,澳门不能乱,澳门千万不能乱。香港让大家认识什么叫暴徒,什么叫权利。权利和义务之间怎么去平衡?现在香港有些人太讲权利不讲义务。你有权利的时候,你也有义务,你对社会的义务和责任是什么?这对我们也是一个反思,我们更要做好这方面的教育。

贺一诚讲到了去年12月24日开通的港珠澳大桥。这座大桥是“一国两制”框架下,粤港澳三地首次合作建设的大型跨海交通工程,从澳门到香港只有短短30分钟的车程。但香港的问题发生之后,港珠澳大桥今年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

贺一诚:本来这座桥是一个观光点,在刚刚开通的几个月火爆得不得了,旅行团多得不得了,接都接不下来,因为这不仅是一座桥,还是一个世界景观。近几个月,很多到港澳的旅行团取消了。很多人都说要等香港平稳之后再来,所以今年我们的旅行团明显下降。

很多人对粤港澳大湾区理解有偏差 城市间不是竞争关系。

粤港澳大湾区由香港、澳门两个特别行政区和广东省的广州、深圳、珠海、佛山、肇庆、惠州、东莞、中山、江门九个城市组成,是中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之一,在国家发展大局中具有重要战略地位。作为曾经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贺一诚深度参与“粤港澳大湾区”战略的规划和讨论。他认为,很多人对粤港澳大湾区的理解有偏差。

贺一诚:澳门很多人对大湾区的发展不是太了解,老百姓不了解,年轻人不了解,特别是官员也不是太了解。很多人以为是拿了一个证件到了内地才是大湾区。如果澳门在这一方面的认识再脱节,我们就边缘了。

在跟大湾区其他城市市长接触的过程中,贺一诚说,很多市长把各个城市之间理解为竞争关系,这种理解也是不对的。

贺一诚:从中央定位来讲,不是要九个城市之间相互竞争,所以他们一讲竞争,我就说没有叫你们竞争,城市之间不要竞争,一定是每一个有自己独立的经济定位,自己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所以中央为什么要有四个引擎的定位,四个发展的方向,一条东线一条西线。

博彩业一业独大不健康不可持续 澳门的“资本家”太少。

澳门是世界著名的自由港,同时也是世界三大著名赌城之一,博彩业以及由其带动起来的旅游业一直是澳门重要的支柱产业,在澳门经济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回归20年,澳门特区人均生产总值已经达到83000多美元,位于世界前3位的水平。但与此同时,澳门的经济发展也存在隐忧。

贺一诚:中央多次提出我们没有适度地多元化,太单一了,你们看见博彩业发展很好,有关的酒店零售都发展得很好,但都是围绕博彩这个行业里面转,一个城市这么发展下去是不健康的,不可持续的。澳门做什么好呢?这是我们要考虑的问题。除了对经济结构单一的忧虑,与之相关的还有年轻人就业。目前,澳门年轻人就业充分,月平均收入已经超过20000澳币。但是,澳门大概80%的大学毕业生都在博彩业里工作,大多是荷官、派牌的工作。

贺一诚:这个数字很吓人,大学生为了工资只能在那里工作,但对自己的发展前途是存在问题的,对澳门的前途是更大的问题了。在竞选过程中我讲过一句话,澳门资本家太少了。

记者:怎么讲?。

贺一诚:都在打工,3万8千公务员,博彩业8万多人,这两个大行业占劳动人口的大部分比例了。谁来做小老板? 谁来做企业?没有。我们看到内地的年轻人,开网店也好,做其他创业也好,澳门没有这个氛围。

贺一诚认为,粤港澳大湾区是澳门经济实现多元化的一个重要契机,澳门需要抓住这一契机,另外,要给年轻人创造机会,不是只看着澳门这一个小地方,要有更大的视野。

实业出身的澳门特首 不做“太容易赚钱”的生意。

贺一诚祖籍浙江义乌,1957年6月出生在澳门。他的父亲贺田出生于浙江杭州,上个世纪40年代末移居澳门。在贺一诚出生的前一年,他的父亲在澳门制造业还是一片空白的情况下,创办了澳门贺田工业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塑料、电子以及电子信息产品。贺一诚很早就进入父亲的工厂工作,他从车间工人干起,和其他五位兄弟姐妹一道,帮助父亲拓展商业帝国。在贺一诚的成长过程中,父亲对他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贺一诚:父亲对我们很严格,不能抽烟不会喝酒。在澳门,他是一个不牵涉很多利益里面的人,有配额的东西他从来不做,他感觉到这个钱他不要赚,要自己打拼去接单。受他影响,我在澳门没搞房地产,我们没有搞其他行业。

记者:放着容易赚钱的事情不做,要做辛辛苦苦去赚小钱的事情?。

贺一诚:过得开心,为什么老百姓对我的骂声会比较少一点,在商界这么多年,像博彩业娱乐业这样敏感的行业我全部没参与。

贺一诚的父亲贺田经历过抗日战争,对内地有着特殊的情感。改革开放之初,“贺田工业”成为第一批响应号召回内地投资的港澳台企业,先后在珠海、佛山、杭州、宁波等地投资建厂。跟随着贺氏发展的脚步,贺一诚踏遍了祖国的各大城市,对祖国的感情愈加深厚。

20年前亲历主权交接 如今“鹰派”特首为澳门人绘制蓝图。

1999年12月20日,澳门迎来了回归祖国的时刻。作为工商界的代表,贺一诚在现场参加了主权交接仪式。

贺一诚:很激动,因为澳门人对国家是有情怀的,我们从小就受爱国教育。另外,解放军驻澳门部队进城,香港是半夜进城,我们是白天进城,这是完全一个很大的区别。我们老百姓到马路上去迎接解放军,当时大家都很激动。当时澳门环境很差,我们大家都盼望回归,回归的时候大家都熬出头了,那时候心情激动。

澳门回归后,贺一诚回到特区政府任职,2013年10月当选澳门立法会主席,2017年10月连任。从2000年起,贺一诚开始出任全国人大代表。2001年,贺一诚当选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成为当时来自澳门特区的唯一一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今年,贺一诚决定参选澳门特区第五任行政长官。他先是辞去全国人大代表职务,进而放弃澳门特区立法会议员身份,卸任立法会主席职务,断绝了自己的一切后路。12月20日,澳门回归整整二十周年的日子,贺一诚将履新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第五任行政长官。

在候任特首的办公室内,贺一诚摆放着两个物件,一个是“鸡”,一个是“鹰”。贺一诚说自己属鸡,但做事是鹰派。办公室里的地图,是贺一诚每天都要研究的内容。

记者:以前会老盯着地图看吗?。

贺一诚:以前少盯,盯了也没用,盯了也不是我管的事情,提意见没用。现在可以直管了,有很多事情自己可以操作了,应该往哪里走,应该怎么拍板,怎么拍板快一点在我任内要完成很多事情。

记者:蓝图?。

贺一诚:现在慢慢在画。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