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斥欠薪企业的信访局局长再发声:要为农民工撑腰

未命名 2019年12月23日 00:46:54 阅读:98 评论:0

(原标题:怒斥欠薪企业的信访局局长:帮助弱势群体,为农民工撑腰)。

近日,一段河北张家口市蔚县信访局局长“怒斥”企业负责人,为农民工讨薪的视频引发热议。

“他们是最弱势的,你们欺负弱势群体,拍拍你自己的良心,拍拍你们的良心问一问,马上给我处理去!”隔着办公桌,身穿黑色西装制服、佩戴红色领带的李海明和企业负责人相对而立,拍着自己的胸脯,声色俱厉、言辞尖锐。

这是12月5日发生在蔚县信访局的一幕。当日,70多名农民工到信访局反映工资被相关开发商拖欠的情况,涉及到的农民工来自四川、湖北,也有蔚县本地人。李海明介入后了解到,虽然涉事开发商并非恶意欠薪,但由于和承建企业在工程款和材料费方面存在纠纷,最终导致未能按时支付农民工工资。李海明当场斥责企业负责人的情景,被门外的同事拍下,并上传网络。

经其调解,次日,70多名农民工被拖欠的200万工资款在信访局当场结清。

“农民工讨薪是年年都被诟病的社会问题”,46岁的李海明从警25年,现任蔚县信访局局长、蔚县公安局副局长。他表示,处理欠薪纠纷虽然不在信访局职责范围内,但为了协助农民工维权,他今年已经处理数十起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件。继其协助讨薪的视频走红后,12月16日、19日,李海明又先后帮助农民工讨薪10万元、70万元。

怒斥欠薪企业的信访局局长:帮助弱势群体,为农民工撑腰

李海明在蔚县信访局办公室。受访者供图。

12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草案)》,其中明确了用人单位主体责任、政府属地责任和部门监管责任,要求按约定及时足额支付农民工工资。其中攻坚行动的执法范围包括工程建筑领域和劳动密集型加工制造业。

在李海明所在的河北蔚县,建筑行业是拖欠工资现象的集中领域。李海明表示,视频中反映的建筑工程层层转包,只是该领域工资拖欠问题频现的原因之一。自去年6月调入信访局,近一年半的基层工作让他发现,农民工法律意识淡薄、住建部门监管不到位、劳动监察大队调查处理时间过长等问题,也是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重要原因。

以下是新京报和李海明的对话:。

处理农民工欠薪纠纷并非信访事项。

新京报:你当日的视频发出去之后,后面又有8名农民工找上门寻求帮助讨薪?。

李海明:那8名农民工讨薪已经是前几天的事了。就今天(12月19日)我又给19名农民工讨薪共70万。他们周一来反映情况,我们调查了解到,其实是因为工程层层转包下大小包工头之间有合同纠纷,导致最弱势的农民工工资被拖欠,不断协调后,当时确定了三天之后把这个钱拿过来,在信访局发工资。

被拖欠工资的19个人,11个人都已经回老家了,留了8个人在蔚县信访局等着开工资。今天全部结清。

新京报:你在处理欠薪案时多次提到“要把住建、劳动监察、开发商、承建方等一块叫过来谈”,他们各承担什么责任?。

李海明:其实农民工欠薪案件的受理和处置主要由各级劳动监察部门负责,它不属于信访事项。信访事项是指组织或者组织内的成员实施了的行为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益,而建筑商不是体制内的组织。但劳动监察部门受理时间长,农民工等不及就会直接告到信访部门。主要劳动监察大队这一块疲软,工作没做到位,所以才会到信访局。

新京报:农民工遇到恶意欠薪问题,正常的维权途径是怎样的?。

李海明:首先应该找到地方的劳动监察大队,监察大队在60日之内调查清楚以后催款,如果建筑商拒不支付劳动者报酬,那么就要移交公安机关,以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立案侦查。

怒斥欠薪企业的信访局局长:帮助弱势群体,为农民工撑腰

李海明在下访过程中与上访户交谈。受访者供图。

“简易程序,特事特办”。

新京报:临近春节是农民工被欠薪、讨薪的频发期,你今年处理了多少起农民工讨薪纠纷?。

李海明:我是一名警察,去年6月调任信访局,来了一年半了。欠薪讨薪的情况,不仅是年关,在每年中秋节、春节的前两个月都是高峰期。临近过年几乎每天都有,我每天要处理好多起农民工讨工资的事件,去年几乎一天就10多起,今年少了,平均每天三两起。

新京报:涉及到哪个领域的农民工讨薪比较集中?。

李海明:在我们蔚县,以前煤矿的比较多,但自从本地整合规划把煤矿停了后,这块就没有(欠薪现象)。现在困扰我们的主要集中在建筑行业。

新京报:欠薪问题反映到信访局之后,你的态度和处理流程是怎样的?。

李海明:一般来信访局后我就会甄别一下是不是农民工,被欠的是农民工工资还是大小包工头的经济合同纠纷。

如果是农民工工资,我首先把住建叫过来,要问他农民工工资保证金有没有?要是有,我会建议先用保证金支付农民工工资。这是劳动监察大队的主体责任,我还要确定监察大队给农民工受立案没有?没有的话,不能拖,要及时。

就是需要我们跟劳动监察部门、公安三家联合起来,先通过我们受理信访事项,然后转送到劳动监察受立案,再通知他(工程方)赶快还款、给农民工发放工资,工程方再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的话,那就涉嫌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了,最后移送公安。

新京报:这样的流程一般耗时多长?。

李海明:一般情况下,都要在一周内给一个结果。我也一直倡导,对于欠薪纠纷中的农民工一定要根据实际情况,如果是外地来打工的农民工,要“简易程序,特事特办”。越是外地的,越赶快给人办。

新京报:每次处理欠薪纠纷时,为什么都坚持让建筑商在信访局就把欠的工资给结清?。

李海明:我要当场确定工资发了没有?那些滞留在他乡还在讨薪的农民工能不能回家?如果我没看到的话我不敢相信。不然,就怕从这(信访局)出去以后,又变成了一句话了。我们信访部门的功能是组织协调督导,如果又变成一句空话了,那我推动工作没有?我不是失职了吗?。

怒斥欠薪企业的信访局局长:帮助弱势群体,为农民工撑腰

李海明在下访过程中,与信访人家属合影。受访者供图。

为农民工撑腰。

新京报:现有的机制里,有什么方法可以规避农民工被欠薪的风险吗?。

李海明:在建设行业都有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建设单位在申领施工许可证前,需要先把保证金打到农民工工资专用账户里,不能低于建筑工程施工合同总价款的2%。施工单位如果拖欠农民工工资,相关部门先要求企业在规定时间内支付,如果拖欠或无法支付,就可以动用工资保证金来支付。

但很多用人单位存在这样一个问题,给农民工专用的、防止欠薪的工资卡是办上了,从表面上看建设单位也把工资按时、按量打到卡上了,但这卡一般还在建筑商的手里,可以把保证金自行提取出来,但没有真正发给农民工。

怒斥欠薪企业的信访局局长:帮助弱势群体,为农民工撑腰

李海明安慰信访人家属。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从农民工自身和用人企业角度分析,频繁讨薪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有哪些可以优化的空间?。

李海明:我在最基层,我看得很清楚。

首先用人企业在用工、请农民工的时候没有签相关的合同,这是最大的弊病。当然这其中也有农民工自身法律意识淡薄的问题。很多农民工是口头跟对方约定一天工资的数额,但到结算工资的时候就闹不清了。

第二,以建筑领域为例,建筑工程层层转包,在逐渐下包的过程中承包商赚取差价、出现经济合同纠纷,这也是造成农民工工资被拖欠的一个原因。

第三,虽然有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但是住建部门监管上不到位,导致专用账户的工资卡没有直接发放到农民工手里。

第四,我们劳动监察条例中,劳动监察大队调查处理时间过长。按照规定,对违反劳动保障法律、法规或规章行为的调查,从立案之日起60个工作日内完成。试想一下,如果是当地的农民工,可以等,但对外地的农民工来说,等三五天行,你让他等60天,光等着没法做工,他们吃什么喝什么?。

所以每年被深深诟病的农民工讨薪问题就集中在这几个方面,要把这些问题深层次地解决。政府部门的督查到位、住建部门的监管、人社部门的受理,要从这三个方面加强。

新京报:你的视频被上传至网上后,人们反应强烈,你怎么看?。

李海明:你说我们信访部门高调也好,或者认同我们在强力推进也好,我们都主要是为了农民工这一弱势群体,否则的话没人给他们撑腰。

处理欠薪、讨薪纠纷本不是信访事务的主体,但在国家明确规定农民工工资不能拖欠的情况下,建筑商仍然侵犯农民工的合法权益,所以说我有义务帮助农民工。

我做了好几天直播处理讨薪纠纷,全国各地很多人都在直播平台跟我说,“你们这里还能帮忙给讨薪,我们这里都讨薪无门”。所以我觉得我们真的需要好好研究研究,制定规范和意见,组织、监督各部门各尽其职,最后“讨薪”两个字才不会在我们眼前出现。

评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