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抹黑"原来都有专门套路 这背后的水太深了

河内5分彩注册 2020年04月02日 22:21:31 阅读:42 评论:0

(原标题:外媒“抹黑”原来都有专门套路,这背后的水太深了……)。

为什么一些西方媒体在新冠肺炎报道中大量使用“中国病毒”一词?西方媒体又是怎样熟练运用新闻技巧拼凑出中国抗疫的“负面形象”?。

在中国抗击疫情期间,部分西方媒体对中国进行了有组织的污名化,构建起一套西方的政治宣传话语模式。中国日报推出调查纪录片,起底西方媒体的伪善和双标。

《起底外媒:“新冠”报道的伪善与双标》。

01。

病毒名称之争的背后。

清华大学国际传播项目主任邓瑞克(Rick Dunham)教授在纪录片中指出:。

西方媒体对新冠疫情的报道集中在社交媒体的一些争论,而不是问题的本身。

A lot of the western media coverage focused on social media controversies rather than the core issue itself.。

新冠肺炎的名字,本来不应该成为媒体报道的主角,但是在这次疫情报道中却非常“抢戏” 。除了丹麦媒体侮辱中国国旗、FOX福克斯新闻主播要求中国道歉这些已经让人啼笑皆非的报道外,一些以专业主义著称的新闻媒体,也加入到污名化的“大军”之中。

《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中国是名副其实的东亚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的评论,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引起广大中国民众的愤慨和谴责。

中方就此多次向《华尔街日报》提出严正交涉,要求其公开正式道歉并查处相关责任人。但遗憾的是,《华尔街日报》一直推诿、搪塞。

CNN的主播多次在节目中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商业频道CNBC的北京站站长Eunice Yoon,从1月21日至2月8日发布了25条之多带有#Wuhan virus#标签的推文,而一些美国政客更是不遗余力地“协同”利用病毒污名化中国。

美国新闻评论员Samantha Bee主持TBS新闻节目。

美国新闻评论员Samantha Bee一针见血地指出:。

将新型冠状病毒与中国和中国人民联系在一起,不仅仅是利用种族主义进行“狗哨政治”, 更是一场汇聚种族歧视声音的交响乐演出。

Tying coronavirus to China and Chinese people isn't just a racist dog whistle. It's a whole racist orchestra...。

邓瑞克教授在纪录片中点出了美国媒体和美国政客如此抹黑的真实动机 ——将国内的矛盾转移为国际矛盾,甩锅给中国,这样就不用为美国国内抗疫不力而负责,进一步获得选民的支持。

“很多保守党议员,在用“中国病毒”这个词,这就意味着,唐纳德·特朗普不用为此负责。 ”。

Many conservative lawmakers have been using that term - call it Chinese flu, because that means that Donald Trump will not be held responsible.。

马意骏(Mario Cavolo)是美籍意大利作家,他写的《各位,这儿有点不对劲("Something’s Not Right Here Folks" | A Look at USA 2009 H1N1 Virus Compared to China 2020 Corona Virus)》一文走红网络,他认为,这是一种故意反对中国的、目标明确的、有组织的、冷战式的行动,它是西方版本的政治宣传,美国版本的政治宣传(Propaganda) 。

There's a very specific and intentional and coordinated Cold War anti-China coordinated campaign. It's the western version, the United States version of propaganda.。

熟悉英文语境中Propaganda一词的小伙伴都知道,Propaganda不能简单的翻译成“宣传”,更多的使用一种带有政治意味的、洗脑式的教唆 。

而中国的新一代网民,已经不是沉默的羔羊,在抖音、微博等社交媒体上,我们可以看到许多90后、00后发出自己的声音,对“污名化”说“不”。

02。

颠倒黑白的“新闻专业主义”。

新闻专业主义(Professionalism)是西方新闻业发展的核心理念,秉持专业、客观的报道原则,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

随着纪录片调查的深入,发现许多西方媒体操纵新闻报道手法娴熟,对于客观、平衡却视而不见。

Mario Calovo马意骏在纪录片中指出,他们揪着你做错的小事不放,忽视你做得对的大事,哪怕你做错的那件小事,发生在好几周之前,而你做得对的大事就发生在昨天,他们依然会以你做错的那件小事作为大标题,目的是有意让你看起来很糟糕。

They focus on the small thing you did wrong rather than the big thing that you did right. Even if the small thing you did wrong was weeks and weeks and weeks ago, and the huge thing you did right was yesterday, they still headline with the small thing that you did wrong. And they do that intentionally to make you look bad.。

另外一种套路则是,掩埋重点。

“根本没有坏消息,在报道文章不起眼的地方,他们会揭示事实。但在大标题中,他们会先指控,这种指控是不实的,但他们依然会那样起标题,为的是吸引更多读者。他们使用这种操纵手段,标题可能是正面的吗,当然不会,始终是负面的。”Mario在纪录片中评论道。

This is the same thing, actually, there's no bad news at all. And deep down in the article, they reveal the truth. But in the headline, they start off with an accusation. The accusation is false, but they use the headline because they want more readers. And is the headline ever positive, when they utilize these kind of manipulative techniques? Of course not, it's always negative.。

以一篇英国《卫报》的报道为例。

《卫报》报道标题截图。

标题"十分肯定"地指出:中国政府的文件表明第一个新冠肺炎病人2019年11月份就出现了。

《卫报》报道正文截图。

然而,在正文中就开始“甩锅”,标题中看似“确凿”的定论,其实来自于一份其他媒体报道中引用的,所谓“未曾公开”的政府文件。而在后文中更是疯狂暗示,这份文件卫报“无法验证其真实性”,这样一来就把责任推卸给了其他媒体。

03。

政治化一切问题。

再举一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纽约时报》作为国际驰名“双标”是如何报道封城的。

纪录片片段。

《纽约时报》相隔两周的两个标题,第一个批评了中国的封城策略对湖北省的影响,第二个涉及到意大利采取的中国式封锁,则赞颂意大利的做法为其他国家树立了榜样。

Look at these two headlines from the New York Times just two weeks apart. The first criticizes the impact of China’s lockdown strategy in Hubei province. The second headline, this time dealing with the Chinese-style lockdown in Italy, says that its approach could be a model for the rest of the world.。

“双标”的背后,不仅仅是意识形态“有色眼镜”看问题的表层驱动,更重要的是,服务于西方政治利益的媒体“专业化”的表现。

尽管世卫组织多次肯定中国抗击疫情的做法,但是带着“政治化”目的进行报道的西方媒体,并不相信WHO专家的科学判断,并质疑是否是中国要求世卫组织对其进行表扬的。

有记者在1月31日世卫组织的记者会上提问,中国是否要求世卫组织表扬中国抗击疫情的做法?虽然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博士,不厌其烦言之凿凿地告诉记者,中国没有这么做,而且世卫组织地成员国也自发地赞赏中国负责地抗疫表现。

如此一来,宝贵的中国抗疫经验被用政治目的所裹挟,中国人民用巨大经济代价和百姓自律换来的世界“窗口期”很可能就这样被浪费了。

世卫组织总干事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在纪录片中还深情回忆起了他来中国考察时的情景:。

当我走出北京机场的时候,看着空荡荡的机场,我一下子意识到了中国人民抗击疫情所付出的巨大代价。

As I came out of the airplane into Beijing, I found this empty airport. And it suddenly brought alive for men-just a tremendous cost for the Chinese people.。

艾尔沃德博士近期因香港电台记者提问“台湾问题”再次被迫上热搜,许多西方媒体再次用政治化的视角来审视这一次提问。但是许多理性的网友也表达了他们的看法——拒绝将“科学问题”政治化。

疫情报道本应该属于公共健康的专业报道领域,许多记者冒着生命危险进入疫区,获取第一手消息,并及时向世界传送。同样是《纽约时报》,该报负责科学和健康的记者唐纳德·麦克尼尔(Donald McNeil)在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访谈节目,就如实地介绍了中国的防疫经验,在中西双方都受到了民众的广大好评。

04。

疫情之下 何去何从。

疫情之下的媒体危机,新闻报道成为了政治的工具和泄愤的渠道。

在中国人民全力抗击疫情时,《纽约时报》《经济学人》《卫报》,这些国际上知名的新闻机构并没有表现出应有的人道主义精神,却举起了长枪短炮,用双重标准来抨击中国的作为。这些媒体机构对世界卫生组织对中国抗疫经验的科学判断视而不见,反而大肆煽动民众的民族主义情绪,以耸人听闻的标题和颠倒是非的论断博人眼球,达到政治目的。

在中国抗击疫情期间,西方媒体对中国进行了有组织的污名化,构建起一套西方的政治宣传话语模式。这套别有用心的政治宣传,很可能比新冠肺炎更加凶险,西方世界这样的“傲慢与偏见”,不仅仅浪费了中国为世界争取的“窗口期”,更是将全球民众的生命健康置于险境。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It was the best of times, it was the worst of times.。

当查尔斯·狄更斯在19世纪写下《双城记》的开篇时,他也许不曾预见百年后的世界会出现怎样的危机和分裂。当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时,玩弄互相指责的把戏只能让更多人付出生命的代价,而合作、高效应对和休戚与共才是治愈大流行病的“特效药”。

评论

相关推荐